栏目分类

当前位置: > 省级教学能手名师工作站 > 他山之石 >

此生愿做一书虫

时间:2018-08-02 作者: 陈绒
  从小到大,我可以说是个十足的书虫。但凡带字的纸,都是我的捕猎对象。
       小时候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没有那么多课外书,我看的最多的是报纸。当时爷爷是村支书,《人民日报》、《陕西农民报》周周都有很多。下午放学,能坐在奶奶家的门墩上翻一遍新到的报纸,对我来说是童年最惬意的事。那时弟妹小,放学后不是照看他们,就是割草放羊,能有时间坐下来看书是极奢侈的享受。可只要逮着机会,我就一屁股坐下去,不到夜幕降临,报纸上的字模糊一片,是站不起来的。每次都是在奶奶的唠叨中结束,而听清记下的只有她那一句:“迟早眼都要看坏的。”
       除了报纸,读书的第二大来源则是姑姑的书。姑姑是爸爸小叔的女儿,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家,却爱好读书。她那间收拾的特别温馨的闺房中,藏着许多杂书:《大众电影》、《东方青年》、《家庭》、《七剑下天山》、《青城记》、《射雕英雄传》等等。虽然它们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人的手,有的甚至缺页少角,内容不全,烂得像牛肉片,可对于我来讲,却如同珍宝。一得空,我就会悄悄潜入姑姑的房间,直接掀起床头的褥子,拿出这些书,往床上一趴,便沉浸其中,忘记了时空,忘记了一切。直到爸爸的大嗓门喊着我的小名在巷道里响起,小奶奶一再催促之下,我才迫不得已地折个书角作记号,匆匆塞回原处撒腿往外跑。一边跑心里还一边祈祷回家不要挨骂。
       
        相对于报纸的千篇一律,杂书的五花八门,对我以后学习影响最大的是姥姥家土炕上三舅四舅上初中高中的教科书。姥姥家和我们家相距不足二百米,抬脚就到。但也并非天天都去。每遇妈妈回娘家,我们姐弟仨便紧紧跟随,弟弟妹妹总是和表弟表妹玩成一片。这时我也能偷得半日清闲,一头扎进常年没人住的南厢房(这个房间的土炕上堆满了舅舅用过的书),如饥似渴地读起来。最有趣的语文书看完了,就看历史书,历史看完看地理……以至于后来上了初中后,语文课几乎成了我的休息课,上语文就嗑睡。现在想来是对课文没了兴趣。可语文成绩却丝毫不落后,这应该得益于看的书多,特别是土炕上那堆四舅订的《初中生作文通讯》,足足二三十本,让我的作文水平在小学就有了很大的提升。每到饭点,姥姥就会直接推开南厢房的门,把迷迷糊糊的我揪出来。也正因此,小时候我在崇尚读书的姥姥家最为得宠。
       升入初中,开始住校生活,那个年代,我们农民子弟能通过中考跳出农门,上个师范、中专,是人生最大的幸运。大家只是卯足了劲地在学习上你追我赶,可谓头悬梁锥刺股,只为一中考。课外书的阅读,几乎归零,我也不例外,别说语数英理化,连初中三年的政治书都背的滚瓜烂熟,却没有接触几本好的课外书。
       真正阅读经典名著,应该从考入大荔师范开始。中师生的生活,考试60分万岁,毕业就有工作,让许多曾经的学之娇子迷失了向上的动力。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又做回了书虫。面对藏书浩瀚的师范图书馆,我情愿一个下午不去玩,守在图书馆窗口去借书,那位胖胖的圆脸上戴一副花镜的管理员的形象至今都让我记忆犹新。从《红楼梦》、《家》《春》《秋》、《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到《乱世佳人》、《茶花女》、《简爱》、《呼啸山庄》,从汪国真的诗到琼瑶的小说到鲁迅的杂文再到三毛的散文,只要借得到手,我全收。师范三年,我整天就像一块干涸的海绵进了汪洋大海一般,常常与书中人物同悲同喜,同呼吸,共命运。现在回想起来,人生路上四十载,也就师范那三年,是我这个书虫书读得最无拘无束、最酣畅淋漓、最尽情尽兴的一段时光啊!
       九六年参加工作以后,生活没有了以前的惬意与随性,读书也带上了功利性。初为人师,有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为了出色地完成教育教学任务,常常翻阅的是与教育有关的书籍杂志。学校订阅的《陕西教育》、《渭南教育》、《教师报》等,翻来覆去的看。觉得枯燥乏味了,就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点生活费来买《读者》、《青年文摘》、《家庭》等期刊读。没书读的时候,一本《读者》可以反复读。记得工作调动的时候,最难舍的就是那一堆看了又看的杂志和书籍,不舍的丢掉,又重得搬不走。那时我的家当就一个木头箱子,每次找人搬东西,那只箱子就得两个大小伙子吃力地挪动,每次被问起里面装的什么,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那里面除了书,还是书,不然啥东西有那么重呢?
       一转眼,信息时代到来了。网络是个好东西,先是电脑,再是智能手机,它们极大地满足了我对文字的痴迷。“小说阅读网”、“红袖添香网”“纵横小说网”等等,当别人在电脑、手机上下载电视剧看的时候,我也用不同的方式看着:《琅琊榜》,《芈月传》,《康熙王朝》、《激情燃烧的岁月》、《幸福像花儿一样》、《红高粱》、《活着》、《金婚》、还有《小时代》《尘埃落定》、《铁梨花》、《陆犯焉识》等等,总是在别人看电视剧或电影的时候,我就上网找出原著来看,常年四季,乐此不疲。这里最值得一提的网站是“随便看看吧”,正当我觉得一些网络小说不值得一看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个网站,它更多的囊括了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作品。在电脑、手机上阅读,时间久了,最受不了的就是眼睛,可这种便捷的读书方式怎能舍弃,于是, “365听书”、“ 喜马拉雅听”等软件和公众号又成我追逐的对象。
    书对于我而言,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期待今后的日子里,每天都可以有那么一点时间,沏一杯清茶,捧一本爱书,做书虫到地老天荒。
 
  作 者 简 介      陈绒:小学语文教师,爱好阅读,旅游,喜欢在文字与大自然中追寻生活的美好,感悟人生的真谛!
 
版权所有:韩城市新城区第三小学 地址:韩城市新城区太史大街中段 邮编:715400
国家信息产业部:陕ICP备08000218号-1
技术支持:华远网络